首頁 > 長古資訊 > 行業資訊

“互聯網+”催熱分享經濟

來源中國信息產業網

如今,在許多地方,越來越多的人不坐出租車,而借助滴滴、易到出行;不住酒店,通過空中民宿(Airbnb)住在當地人家里;不去餐館而是選擇私廚……這種利用互聯網降低交易成本、提高資源配置效率、減少資源浪費的模式是對過度消費的反思,是一種可持續發展的分享經濟模式。互聯網發展到今天,數十億人突破了時間和空間上的限制,通過虛擬網絡聯系到一起,已經不僅僅是技術上的互聯互通,而是社會關系上的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。借助“互聯網+”,在分享經濟新模式推動下,一個全民共享的時代或將到來。

分享經濟持續火熱

早在20世紀70年代,分享經濟便作為“協同消費”或“合作式消費”的概念而被提出。通俗地說,就是公眾通過社會化網絡平臺,以分享各自所擁有的閑置資源的方式,常見的如房屋、汽車等物品的使用權,來幫助其他有需求的人完成消費的模式。目前,這種分享資源的做法,借助移動互聯網的普及,開始越來越深入地影響人們的生活。交通出行、短租住宿、餐飲外賣、快遞物流……在這些需要占用大量人力、物力資源的傳統經濟領域,分享經濟正在如火如荼地發展。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5年我國分享經濟規模約為1.95萬億元,參與分享經濟活動人數已經超過5億人;預計未來5年分享經濟年均增長幅度在40%左右,到2020年市場規模占GDP比例將達10%以上。

分享經濟如此火爆,其原因是多方面的。資源的閑置與分配不均,是分享經濟興起的根本原因。如何充分調動分散的閑置資源,集中解決現有市場難以消化的巨大需求,便成為一塊值得挖掘的大金礦,分享經濟帶來了從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同時發力的一場革命。在供給側,通過互聯網平臺,可以實現社會大量閑置的資金、土地、技術、產品等的有效供給,解決當前我國資源緊張和大量閑置浪費并存的現象,將居民私有資源轉化為社會的公共供給。在需求側,分享經濟則能有效匹配消費者的需求,以最低的成本滿足需求,提高整個社會消費者的福利水平。而隨著智能終端的普及和移動互聯網的發展,信息交換的時空局限被打破,雙向溝通更加精準,互聯網平臺在技術上實現了將分散的供給與需求統一對接,進而降低交易成本,讓各類服務更加便宜快捷,成為促進分享經濟快速發展的根本動力。從全社會看,分享經濟增加了有效供給;從經濟角度看,分享經濟通過物盡其用,實現了經濟增長與環境保護的統一,順應了綠色消費、綠色生產,無疑對節約資源能源、緩解資源環境壓力、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,因而有著廣泛的社會基礎和廣闊的市場前景。

共享改變日常生活

伴隨著分享經濟的持續火熱,一個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、你為人人、人人為你的共享時代或將到來。可以說,共享既是一種需求,也是一種樂趣,更是一種情懷。天地之大,無處不可共享,物盡其用的共享,正在改變著人們的生活。

“這么多你也吃不完,給妹妹留點,你要學會分享!”或許父母都對孩子說過這樣的話;大孩子穿過用過的東西留給小孩子用,曾經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。在過去缺衣少吃的年代,這既是道德品質潛移默化的教育,更是出于現實的無奈。而在物質相對豐富的當下,提倡共享精神,既是一種人文情懷,更有著可持續發展的特別意義。

一份關于分享經濟的報告顯示,世界上有10億輛汽車,其中有7.4億輛屬于一個人獨自擁有和支配,一間房子里有1.8萬元的東西是閑置無用的。借助“互聯網+”將這些閑置的資源充分共享利用,促進了分享經濟的快速發展。事實上,分享經濟伴隨著物聯網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移動互聯網等信息通信技術的創新應用而興起,當前分享經濟的“領頭羊”優步、空中民宿和滴滴快的等公司,無一例外是互聯網公司。這些公司均搭建了第三方平臺,能精確地動態匹配閑置資源的供需雙方,實現閑置資源使用權交易。通過互聯網平臺,消費者可以便捷地約車、搭車,價格明確,支付方便;可以租住私人住宅,更好地獲得本地化的旅行體驗。另一面,資源提供者可以用私家車或家中閑置房間獲取收益。這樣的商業模式創造出全新的用戶體驗、供應源及市場,改變著人們的生活。

分享經濟使所有參與人共享財富,實現了人人參與、人人分享的目標。美國有關機構調查顯示,在美國多數城市,空中民宿上的公寓價格要比一般酒店便宜21%左右,消費者樂意從海量的個人租戶那里尋求房源。滴滴快的提供的順風車服務價格約為出租車價格的40%,社會實現了綠色出行和碳排放減少,車主分攤了出行成本,乘客降低了乘車成本,所有參與方都實現了共贏。

監管面臨全新挑戰

分享經濟發展方興未艾,在全球范圍內仍屬于新生事物,在我國也正處于發展的起步階段,目前在諸多方面尚存在現行法律法規既無法規范、也難以有效解決的新問題,如資本投入巨大,發展存在漂浮現象;準入門檻低、職業資質難以認證;參與各方魚龍混雜,服務質量參差不齊;各方權責界線不清,用戶體驗信任缺失;市場存在惡性競爭,消費權益難以保障等。

從市場的角度而言,能否走出一條健康的商業發展道路,將成為涉足分享經濟的各家企業是否能活下去的關鍵。如何進一步在分享經濟的模式下挖掘用戶潛力,如何讓企業在分享經濟中真正賺錢,將是無法回避的現實。據了解,目前大多數分享經濟領域的企業,依然需要靠融資來維持日常運營;一些無法得到足夠融資的企業,只能黯然退出市場。但融資畢竟不是企業發展的長久之計。

從監管的角度來看,分享經濟的快速發展,使得法律出現了很多模糊地帶。解決互聯網經濟新模式與市場監管老機制之間的矛盾,已經成為擺在工商、質監、稅務、進出口等部門面前的難以回避的問題。而在這些問題的解決上,如何保障分享經濟立足于共享精神、人人參與其中的活力,不落入傳統經濟模式的窠臼,也是規則制定者需要直面的難點。

 

業內人士指出,經營性行為必然要受到嚴格的法律規制,才能確保有序運營,并保障消費者的合法權益。分享經濟模式的出現,由于重構了各方參與者在交易過程中的身份、權利義務關系,且參與人群龐大,每個人既是消費者,也可能成為服務的提供者,讓人們在社會生活中的身份屬性變得更加復雜和多元,因而對于這種新興經濟領域,實施監管和治理的要求應該更嚴更高。但面對分享經濟這一新生事物,監管部門也不可削足適履,隨意扼殺。在新經濟形態下,監管部門應該遵循市場主導思路,提高執政能力,對分享經濟持更包容、鼓勵和信用的態度,站在更高的戰略高度看待分享經濟對中國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要義,有針對性地建立健全法律法規,與時俱進地改變監管模式,不斷創新完善監管手段。

在线博彩